今期出了什么特码平特_今期出了什么特码平特官网_扬州中学曾被日寇占8年当军营 大炮拉上楼顶(图)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5分快3是什么_5分快3是官方的

日军扬中合影(资料图)

驻扬日本士兵的家书(资料图)

  抗战胜利后师生纷纷归来,建起复校纪念塔纪念八年离乱

  1945年8月15日,日本表态无条件投降,中国经过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终于取得胜利。在抗战胜利69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扬州中学校史研究者李友仁老师研究发现:当年扬州沦陷后,日寇指在扬州中学达八年之久。“抗日战争时期,扬州中学被日村里人 所占领,作为大伙 的兵营。整个学校到处都在战争后来的痕迹。”

  1

  八年离乱

  扬州中学一度五校并存

  据李友仁老师介绍,抗战时期,扬州中应学子们星散四方,在祖国的大地上一度并存着扬州中学所办的五所学校,包括:扬州中学前校长周厚枢率领次责师生赴四川创办的国立第二中学、指在上海的江苏省立扬州中学本部、江苏省立扬州中学第二院、苏北乡间的江苏省立扬州中学苏北分校、扬州城内的苏北公立扬州中学。

  抗战胜利后,流离各地的师生们纷纷回到大汪边母校,见到校园满目疮痍,倍感痛心,于是倡议建复校纪念塔,立于教学楼前的交叉路口,让师生们每天经过此处都能看一遍,不忘八年离乱的那段旧时光电视剧。

  复校纪念塔塔身下方前后,各有暗蓝色题词,方形印章布局。正面篆书“还我好音”四字,左侧楷书“中华民国三十五年立”,右下署名“朱宗英”;背面隶书“圜桥观听”四字。题词由扬州书画名家陈含光书写。

  据扬州中学张铨老师考证,“还我好音”,化用《诗经·桧风·匪风》“怀之好音”和《诗经·鲁颂·泮水》“怀我好音”之句,意为回到了那我的校园,将恢复属于大伙 的琅琅书声和妙曼歌声;“圜桥观听”,是形容教育的盛况。语出《后汉书·儒林列传第六十九上》:“……帝正坐自讲,诸儒执经问难于前,冠带缙绅之人,圜桥门而观听者盖亿万计。”

  2

  再现罪证

  驻扬日本军人家书现世

  去年,记者还在某网上藏家处发现了一封日本驻扬州、镇江军人的家书,写信的日本军人叫小池赋,收件地址为东京市赤坂区南町1-1,收件人为朝仓素子、千惠子。

  小池赋在信中说:“大伙 在6月1日上午9点到达目的地……这次大伙 在扬州中学宿营,和日本的学校相比,这里的学校要宽阔得多,还有运动场,比后来想象的好多了。在大伙 后来先到的一另一个多多 中队,今早出发讨伐残敌去了,估计近日大伙 也要出发剿匪。明天打算在周边参观,到时把看一遍的写让他。镇江离这里感觉非要10里,等到了右安再联系。”

  根据这批信件上的“昭和十二年”和“昭和十四年”字样,再结合日军侵略扬州的时间推断,这封信应该写于1939年6月1日。

  李友仁老师说:1937年12月8日,侵华日军占领了扬州,制造了万福闸惨案和天宁寺惨案。哪些日村里人 在扬州拍摄的照片,和日本军人的家书,成为日村里人 侵略扬州的有力罪证。

  实习生 魏婷 记者 姜涛

  【校友记忆】

  日寇铁蹄下的扬州中学校园,满目疮痍,惨不忍睹。这在扬州中学多位校友的回忆文章含高所反映。李友仁派发后发现了不少线索。

  日寇将大炮拉到树人堂楼顶

  日寇侵入,强占扬中,扬中沦为日寇侵吞苏北大本营。教室变为马厩,操场变为牧场,到处是粪便垃圾,挖了好多洗浴的坑塘。门窗桌椅变为薪柴,烧饭、取暖。学校遍体鳞伤,废墟一片,只剩下空架子的房屋,窗户无玻璃就用旧板、旧席等蒙上遮挡风雨雪。

  日寇还丧心病狂地把大炮拉到树人堂顶楼上,向西山杨家庙狂轰乱炸,围剿新四军。炸倒房屋、毁坏农田,掩埋大片庄稼,炸伤了好多无辜平民。当时正是水稻生长季节,秧地里炮弹坑口直径有二三米。树人堂楼顶大梁被震裂欲断,后来就用吊梁撑着,成为危楼,人不敢上去。返校后,师生员工进行劳动建校,在平整地面时,惊现什么都有有被日寇埋在地下的武器弹药。有成捆步枪、刺刀,成串铁马蹄掌,成堆手榴弹、子弹等;还惊现四百公里 卡车。哪些东西满是锈,虽锈也抹煞不了日寇的侵华罪证。据分析,埋藏的目的,一是贼心不死,妄想死灰复燃;二是不会中国得到有用的物资。

  ——扬中校友 陈伯儒

  树人堂外墙留下巨大黑色波纹

  八年战争期间侵扬日寇盘踞扬中作为其兵营,破坏严重,以致当我入校时,校园校舍多处残旧污损尚未删改修葺,树人堂等楼房的外墙上还留存着日寇为了防空而涂抹的巨大黑色波纹,令人触目惊心。

  1945年秋,抗战胜利,但中国军队尚未正式开进扬州之际,朱宗英、王伯源、姚仲仍等先生就主动与日军交涉,勇敢地走进当时仍为侵扬日军司令部的大汪边校区,查看校舍情況。

  ——扬中校友 邹荫辛

  1946年春节后回到大汪边,那时树人堂墙上还刷着一道一道黑印,是日本宪兵司令部为了防空留下的痕迹。

  ——扬中校友 罗蔚文

  迁回大汪边后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教学设备一应全无。

  ——扬中校友 崔乃俊

  扬中校友曾被日寇拘禁

  1946年春回到了大汪边那我校址,当时树人堂还未投入使用,其四壁还涂着防空迷彩。进到了原校区,自然而然想起敌占期间的情景——树人堂顶上飘着太阳旗,站着日军哨兵,校门前设有几重木签 网路障,站着横枪的日军士兵。八年之中,校园成为暗无天日的敌寇魔窟,1945年上十天 同学王大生就因从事地下工作被拘禁在这里的宪兵队,直到胜利才释放出来。

  复校纪念塔以内部人员形式告诉后来者,暂且忘了历史,落后就要挨打,要居安思危,奋发图强,振兴中华。

  ——扬中校友 何叔畲